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与公告 > 新闻动态
新闻动态
《当代金融家》|宋汉光: 票据市场向电子化线上交易转变
字号 :
文章来源:《当代金融家》微信公众号 (bankershr) 作者:宋汉光
发布时间:2018-08-27 打印本页

票交所通过完善市场基础设施,制定统一的业务规则,重塑市场规则和秩序 :票据电子化水平显著提升,票据交易模式向线上交易、集中统一转变 ;票据作为货币市场工具的功能得到强化,市场参与者行为更加规范,市场风险明显下降,票据市场服务实体经济发展和货币政策调控的成效显著。

2016年,按照国务院部署,人民银行以问题为导向对票据市场进行顶层设计,牵头建立上海票据交易所(以下简称“票交所”),发布《票据交易管理办法》(人民银行公告〔2016〕第29号)。票交所作为票据市场重要的制度创新,推动票据市场从区域分割、信息不透明、以纸质票据和线下操作为主的传统市场向全国统一、安全高效、电子化的现代市场转型。

 

制度建设是票据市场高质量发展的必然要求

票据市场是我国金融市场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多年来,票据市场在支持实体经济发展,尤其是中小企业支付和融资方面发挥着重要作用。20世纪80年代,国家开始推广票据结算以解决企业间的“三角债”问题。此后,票据的支付功能进一步发展,截至目前已经成为企业间重要的非现金支付方式。

 进入21世纪以来,票据市场持续快速发展,票据融资、投资和交易的功能日益凸显。相比股票、债券、银行贷款等融资方式,票据融资具有单张票据金额较小、开票门槛低、手续相对简便、流动性高等特点,成为中小企业的重要融资工具。2017年,商业汇票累计签发17万亿元,是同期公司信用类债券发行量的3.02倍;期末商业汇票未到期余额8.2万亿元,占社会融资规模比重为4.7%。 

与此同时,票据的交易和投资功能愈益显现,成为金融机构进行流动性管理、资产负债管理和盈利的重要工具,围绕票据开展的创新业务日益丰富。2017年,票据交易量(转贴现和质押式回购)达52.18万亿元,票据市场与债券回购、同业拆借等共同成为货币市场的重要组成部分。 

此外,票据再贴现还是货币政策的重要工具,票据市场是货币政策实施和传导的重要平台。 

随着票据市场的快速发展,特别是票据从支付功能向投融资功能演化,一些问题和风险也逐渐显现。主要包括:一是长期以纸质票据和线下交易为主,电子化水平低,信息不对称严重,操作风险较大;二是票据投融资制度建设滞后于市场发展实际,票据交易行为不规范;三是票据市场基础设施建设相对滞后,缺乏统一的组织管理;四是部分金融机构内控制度存在缺陷,利用票据业务灵活、场外交易信息不透明等特点规避监管,其交易链条较长、交易结构复杂,致使关联性风险不断累积。 

2016年前后,票据市场相继爆发一系列风险事件,各种乱象浮出水面,亟待治理整顿、重塑市场秩序。在此背景下,人民银行以问题为导向加强制度建设,牵头建立上海票据交易所,并发布《票据交易管理办法》(以下简称《办法》),重点对票据市场参与者、票据市场基础设施、票据信息登记与电子化、票据登记与托管、票据交易、票据交易结算与到期处理等进行了规范。《办法》明确票交所是人民银行指定的票据市场基础设施,已贴现票据通过票交所办理登记、交易、清算、结算、托管。

 

票交所是近年来票据市场重要的制度创新

2016年12月8日,票交所正式开业运营,提供票据交易、登记托管、清算结算和信息等服务,同时承担着中央银行货币政策再贴现操作等政策职能。

 一是促进票据业务电子化,降低操作风险。 

票据市场过去长期以纸票为主,电子化水平较低,存在伪假票多、信息不透明、交易成本高、操作风险较大等弊端。票交所推动纸票电子化,在纸票贴现环节截留纸质凭证,将载体、格式等不统一的票据,转化为系统中标准化的记账式票据,后续票据交易、结算、到期托收均以电子信息形式处理。同时,进一步整合电子商业汇票系统(ECDS),统一纸票和电票业务规则,推动形成全国集中统一的票据市场。通过促进票据业务电子化,有效降低了市场风险,提升了市场效率。 

二是丰富市场参与者,实现票据交易主体多元化。 

票据市场本质上属于货币市场,货币市场的参与主体理应成为票据市场的参与主体。《票据交易管理办法》明确了持牌金融机构及其发行的产品均可以开展票据交易,同时对参与者资质提出了要求,只有符合一定条件,人员、制度、内控等合格的机构才能开展票据交易,有利于丰富投资者群体,逐步建立票据市场合格投资者制度。 

三是确定唯一“票据信用主体”,便利票据定价。 

在《票据法》确定的票据付款责任框架下,在《票据交易管理办法》和《票据交易主协议》的保障下,票交所将贴现后票据的信用主体明确为承兑行、贴现行、保证增信行中信用级别最高的主体。实现“票据信用主体”的唯一性,有助便利票据定价,促进交易员的交易判断和决策。 

四是实现票据交易标的标准化,满足银行间市场大宗交易的特点。 

过去票据交易标的的标准化程度较低,每张票都是唯一的,单张票金额相对较小且不可拆分,导致票据交易难以像债券一样进行标准化交易。票交所通过提供挑票、打包等功能,将票据改造为类债券产品,满足了银行间市场以合格机构投资者为主,需要进行大宗交易的特点,实现了票据交易标的的标准化,提高了交易效率。

 五是提供银行间市场通用的交易品种和交易方式,满足机构投资者多样化的需求。 

票据市场与银行间债券市场类似,具有参与主体为合格机构投资者、交易频率较低、单笔交易金额较大等特点,客观上要求采用以询价为主的交易方式。票交所提供转贴现、质押式回购、买断式回购等交易品种,引入询价交易、点击成交、匿名点击等多种交易方式,有助促进票据市场的对手方发现和价格发现,显著提升票据交易效率。同时,以票交所生成的标准化电子成交单取代传统的线下纸质成交合同,有助提高票据交易效率和市场透明度。 

六是实现票款对付(DVP)结算,降低结算风险。 

过去票据交易的交票和付款可能发生在不同的时间、不同的空间,容易被不法分子钻空子。票交所通过统一电子平台实现直通式处理和票款对付(DVP)结算,消除了时间和空间的不对称性,提高了结算效率,降低了道德风险和操作风险。 

七是建立票据交易业务规则体系,切实防控风险。 

票交所发布一系列业务操作规范,明确了票据市场参与者进行准入、登记、托管、清算、结算等行为的相关要求,建立了票据市场监测指标体系和管理框架。同时,依托票据市场监测系统,不断完善事前、事中、事后各个环节的监测方案,综合运用大数据分析等技术手段,实现对票据市场全生命周期的监测分析,有效防范市场风险。

 

规范化、市场化、专业化促票据市场焕发新活力

一是持续优化系统功能,保障市场安全稳定高效运行。 

中国票据交易系统是承载票交所功能作用的核心系统,获得“2016年度上海金融创新成果奖特等奖”。票交所响应市场需求不断完善和丰富系统功能,目前已经完成7次升级,系统核心功能得到进一步优化完善,有效满足了市场需求。同时,票交所高度重视与票据市场成员的沟通联系,注重建立长效沟通机制,认真听取市场成员意见,努力提供优质服务。截至目前,票交所连续举办培训班57期,培训2507家金融机构、5046名学员,先后开展票据市场成员评优、票据交易员沙龙等活动,努力做好场务服务工作。

 二是有序推进纸电票据融合,构建全国统一的票据市场。 

一是圆满完成电子商业汇票系统(ECDS)迁移工作。2017年10月,在人民银行指导下,票交所与清算总中心及其他市场参与者群策群力、攻坚克难,顺利完成电子商业汇票系统(ECDS)的移交切换工作,将纸电票系统纳入统一管理。二是实现纸电票据数据融合,实现了中国票据交易系统对电票业务数据的统计分析功能,提高了电子票据市场的透明度。三是推出纸电票据交易融合第一阶段的相关功能,实现了电子票据交易模式的优化。四是将所有纸质票据和电子票据进行统一登记、托管、报价、交易、清算、托收,对各项交易行为进行实时监控,从制度上和技术上有效防止各类逃避监管行为的发生。2017年,票交所电票承兑量已占88.99%,贴现占97.1%,转贴现及质押式回购占98.51%,票据业务电子化进程加快。预计2018年票交所实施纸电票据交易融合后,依托中国票据交易系统强大的交易承载功能,电票业务将获得更大的发展空间。

 三是积极推进直连接口项目建设,切实防范操作风险。

 为提升票交所系统服务能力,防范业务操作风险,创造纸电交易融合的基础条件,票交所于2017年1月启动直连接口项目,先后发布多个版本的直连接口规范,基本覆盖当前票交所各个子系统主要的对外服务功能和票据流转生命周期。2018年1月29日,票据交易系统直连接口项目正式上线投产。截至目前,共有39家会员单位、43926家系统参与者直连接入,累计处理转贴现339.9亿元、质押式回购2564.3亿元。预计完成纸电交易融合后,主要金融机构将以直连方式接入票据交易系统,超过90%的交易业务将通过直连接口办理。

 四是建设数字票据交易平台实验性生产系统,实现票据市场应用金融科技的突破进展。

 继2016年底数字票据交易平台原型系统建设取得进展后,2017年10月,根据人民银行的安排部署,票交所会同数字货币研究所,组织中钞信用卡公司、工商银行、中国银行、浦发银行和杭州银行共同启动基于区块链技术的数字票据交易平台实验性生产系统建设。2018年1月25日,数字票据交易平台实验性生产系统成功上线试运行,顺利实现基于区块链技术的数字票据签发、承兑、贴现和转贴现业务。实验性生产系统结合了区块链技术前沿和票据业务实际情况,具有业务功能完善、系统性能提高、安全防护加强、隐私保护优化、实时监控管理、服务生产应用等特点,是金融市场基础设施应用区块链技术的重要突破。

 五是积极开展再贴现业务系统建设,为货币政策操作提供安全高效的平台。

2017年9月,票交所再贴现业务系统上线,为人民银行再贴现业务的开展提供了安全高效的电子化平台。再贴现系统的建设有效提升了再贴现业务的办理效率,降低了再贴现业务风险,有助发挥再贴现工具对国民经济重点领域和薄弱环节的精准扶持。目前,所有具备再贴现业务权限的319家人民银行分支机构均可通过票交所开展再贴现业务操作。2018上半年,再贴现系统新增再贴现买断和统计报表功能、优化报表查询和参数调整等功能,为人民银行完善再贴现业务机制建设提供了重要基础。

 六是完善业务操作制度体系建设,切实防控风险。

 制度缺位是导致票据市场前期乱象的主要原因之一。在人民银行的指导和支持下,通过对票据业务链条的全面系统梳理,在充分征询市场意见的基础上,票交所发布系列业务操作规程,规范票据业务操作。根据《票据交易管理办法》,票交所与交易商协会共同发布自律规范《票据交易主协议》。同时,按照“集中登记、独立托管、场外交易、票款对付”的业务逻辑,票交所就票据交易、纸票登记、清算结算等业务分别发布《票据交易规则》《纸质商业汇票业务操作规程》《票据登记托管清算结算业务规则》等数十项配套操作规程,对票交所系统的票据业务进行了全面规范。票据市场整体环境得到有效改善,市场风险得到有效出清。

 七是票据市场参与者种类不断丰富,票据业务模式向规范化转型。

截至2018年上半年末,票据交易系统共接入法人机构2508家、会员2517家、系统参与者90908家。票据市场参与者既有银行类机构,也有证券公司、基金公司等非银类金融机构,以及各类非法人投资产品。交易主体的扩容激发了票据市场的潜在活力,推动了票据交易动机、交易需求和交易模式的多样化,为票据市场的深度拓展和流动性提升奠定了基础。随着票交所规则体系的建立,市场参与者的业务模式从过去的监管套利模式向依靠投研能力获利的模式转变。各家机构相应完善了自身的业务操作规定和内控制度,从企业文化塑造、岗位设置、制度建设、系统建设等方面入手对票据业务模式进行重塑,加强风险管控。票据市场参与者向多元化、规范化、市场化转型。

 八是票据交易模式发生变革,票据作为货币市场工具的功能得到进一步加强。

 随着票交所的系统功能和制度规则逐步完善,票据交易逐步集中到票交所进行,票据交易模式从过去的线下交易、区域分割、不透明、不规范向线上交易、集中统一、更加透明规范转变。在新的交易模式下,票据交易更加高效便利,市场流动性显著提升。在票交所的规则体系下,票据交易双方可通过中国票据交易系统生成和下载成交单,无须线下签订纸质合同,交易便捷性明显提高。票据的货币市场工具功能得以强化,票据市场在服务市场参与者流动性调节、短期投融资等需求上发挥了更加重要的作用。从利率水平看,纸票隔夜质押式回购利率与银行间债券市场隔夜回购利率走势基本吻合,且呈现高度相关关系。从流动性水平看,2017年票据交易(含转贴现和回购)的日均换手率为纸票6.3%、电票4.4%,票据市场流动性已与债券市场相当。从交易模式看,2017年票交所线上纸票质押式回购交易量占总交易量的比例达85.44%,接近债券回购在债券交易总量中的占比(85.7%)。四是从交易期限看,2017年票交所纸票质押式回购交易中,隔夜质押式回购交易量占总量的76.54%,7天质押式回购交易量占总量的21.51%。

 九是票据市场服务实体经济能力加强,在支持中小企业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

 全国统一的票据交易平台缩减了票据交易中间环节,提高了交易效率,有助缩短融资链条,降低企业在票据签发、贴现时的成本和难度,为票据一级市场扩容提供了空间。在新的票据业务模式下,金融机构能够更加有针对性地为企业提供金融服务,如合规票据池、供应链金融票据服务等,更好满足了实体经济的融资需求。从企业的行业分布看,2017年票据承兑、贴现主要集中在制造业、批发和零售业;承兑业务中,出票人所在行业为制造业的占比45.14%,为批发和零售业的占比28.1%;贴现业务中,贴现申请人所在行业为批发和零售业的占比50.21%,为制造业的占比31.84%;从企业规模看,2017年出票人为中小企业的票据占比64.94%,中小企业申请的贴现业务量占总贴现业务量的83.63%。2017年12月,票据融资加权平均利率5.23%,一般贷款加权平均利率为5.80%,票据融资利率比企业贷款利率低0.57个百分点。可见,票据已成为中小企业的重要融资工具,在缓解中小企业融资难、融资贵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


本文刊登于《当代金融家》杂志2018年第8期


附件: